全球贸易危机重重 德国豪华车品牌谨慎应对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18-10-23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制定的北美贸易协定或为全球汽车行业高管打了一剂安定针,但随着英国脱欧日程的迫近,全球汽车市场似乎又要面临新的危机。

  北美贸易协定和脱欧在汽车和零部件生产领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戴姆勒也在对此做出回应,包括考虑在美国当地购买引擎来供应市场的需求,以及将GLE跨界车的生产从阿拉巴马转移至中国,从而满足当地最低生产规定和规避惩罚性关税。   宝马集团CEO科鲁格本月表示:我们知道宝马需要进一步实现本地化。

并补充到,他的团队未来2至3个月将对新的北美贸易协定的细节进行研究。

  贸易摩擦,如中美之间争锋相对的进口关税问题,已经使奔驰和宝马等德国豪华车品牌遭到重创。

鉴于他们的规模相对较小,高收益对于其不断增长的研发成本来说至关重要。

但奔驰和宝马今年也被迫要修改各自的收入预期,并称搅乱市场的保护主义措施也使其感到吃力。

随着第三季度的结束,宝马上月表示其核心的汽车业务利润率仅有7%,未能实现公司该指标连续8年处于8-10%范围内的纪录。

  戴姆勒CEO蔡澈曾表示,现在就说出特朗普的北美贸易协定真正想要的结果还为时尚早,但退一步说,奔驰在北美的乘用车业务可能无法满足未来新贸易协定的要求。

他说到:我们目前正在考虑要做出什么样的变化来满足新的要求。 这意味着可能会增加田纳西州戴克德日产工厂的引擎产量,该工厂为奔驰供应四缸汽油引擎。   科鲁格表示,原则上他对新的北美贸易协定持欢迎态度,但目前仅看到过草案,需要在新的协议正式出台之后,经过仔细研究再做出决定。 但他表示,最佳的解决方案是全球生产网络和供应链与销售之间尽可能地实现平衡。 他说到:因为这个特别的理由,我们两年半之前决定增加X3的产量(在南非),而这远远先于美国与欧洲之间贸易危机的爆发。

根据CIA最新预计,南非政府与欧盟政府签署了在欧盟单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议。

  中国政府对从美国阿拉巴马万斯进口的GLE车型征收40%的关税也使得奔驰遭受波及。

尽管中国政府有意因特朗普挑起贸易摩擦而对美国经济施以惩罚,德国的车企似乎是受影响最深的。 蔡澈预计,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汽车当中,80%是来自奔驰和宝马两大品牌。 他暗示,奔驰可能很快会决定在华设立CKD车辆组装厂,又或者将GLE的全规模生产转移至中国,从而规避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 但他表示最大的未知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会持续多久。   欧盟与英国之间关于脱欧后的协议问题还未解决,近两年的谈判时间里也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英国希望脱欧之后能够继续享有欧盟成员的最优待遇未能实现。

如果在10月17开始的为期两天的峰会上,双方对话未能取得最大的进展,欧盟高级立法官员警告称,双方将无法在明年期限之前履行协议。

  脱欧之后可能会导致欧盟与英国之间对汽车进出口征收10%的关税,同时也会导致汽车的生产成本上涨,因为汽车在最终完成装配之前大部分零部件需要在英国和欧盟之间运输多次。 如果双方最终未能达成协议,宝马或不太可能在英格兰海姆斯霍尔工厂生产引擎,欧盟对于与日本等国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而宝马旗下Mini品牌的竞争力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科鲁格表示:因此,我也被迫选择在荷兰生产汽车,我个人也告诉过首相特蕾莎梅,选择这一途径或者其他方式,终会有结果。

不仅仅是关税上涨使进出口成本上涨而让汽车行业高管感到担忧。

  预计,欧洲大陆每天有超过1,100辆卡车跨越英国。 货代公司也被警告称,英国多佛港的主要交通干道因为货物等待清关的原因可能会出现堵塞的情况。 车企也无法确认如果这些非关税障碍出现之后,他们的供应链是否足够强大。

  科鲁格说到:问题是从欧洲到英国存在许多物流链,这是一个实际的问题,即零部件供应和海关程序的可靠性。 如果一辆卡车在欧洲这边的法国因为海关文件问题停留两三天,很容易会导致停产。